首页 > 详情页

徐永光:解放互联网公益生产力

时间:2019-01-18 来源:天水市慈善公益

微信图片_20190118150815.jpg

此议题关乎信息化社会公益组织的生存权、发展权。提请吃公益饭的同行花10分钟读读。希望引起讨论,也欢迎拍砖。但如果无动于衷,乃至麻木不仁①,建议离开这个行业另谋高就为好。

—作者


1998年,全球“信息社会指标体系”(IDC)对55个国家的信息化水平和能力进行了评估,结论为:中国综合排名第49位,排中国后面的主要是几个非洲国家。不久前,在浙江乌镇召开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发布了《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结论为:全球互联网发展排名,美国第一、中国第二。20年间,中国信息化水平的提升可谓一飞冲天。

2018年12月17日,由腾讯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和南都基金会联合发起的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在京举行组委会成立大会,讨论共建互联网公益行业规则。腾讯基金会发起人兼荣誉理事长陈一丹表示,透明、理性的公益生态需要科技创新能力的帮助;共生与共创是互联网公益生态建设的努力方向。所言极是。

不公益,无互联网

1993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国家外专局国际人才交流协会合作,启动了海外学人回国创业的“展望计划”,第一个来访的“华人青年计算机科学家代表团”是在美国利用互联网组团成功的。代表团给当时的电子工业部张今强副部长写了一份报告,建议中国尽快引进互联网,借助信息技术革命的机遇寻求后发优势。1995年,互联网在中国落地,我把青基会办的《中国青年科技》改刊为互联网门户杂志,并举办了“互联网与中国青年国际研讨会”。1996年,中国青基会暨希望工程官网上线。1998年至2000年,在国务院信息办指导下,中国青基会连续组织了三届“中国互联网大赛”,我任大赛组委会主任。

2000年4月26日在搜狐公司,我与搜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朝阳作了一番关于互联网与公益的对话。我说:“互联网和公益事业有一种天然亲和力。信息产品与传统商品最大的不同点是它可以让亿万人共享,因为它的这种公共性,使得它与公益事业有着天然的联系。特别有意思的现象是: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好像就是在做公益事业。从新闻到教育、科技、文化、娱乐、通讯,还有网上虚拟社区的交流,都是免费的,感觉好像是公益机构在做网站......说搜狐是公益网站也不为过”(原载《徐永光说希望工程》)。

互联网是用海量投资烧钱做公益,把自己烧大的。这里所谓“公益”,是套路,而非本质;是手段,而非目的。不公益,无互联网;谁的公益模式持久,谁就赢者通吃。恰似多级火箭,奋勇烧钱,前仆后继,“剩”者为王,一将成名万骨枯。互联网发展,外表看起来很美,内里很惨烈,这是市场逻辑,公平合理。

阿里巴巴因开放共享的互联网商业平台模式,在2000年获得了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赛优秀电子商务网站奖;阿里的淘宝商城从免费开始,给数百万人带来创业、就业机会。今天,单单3200多个淘宝村,年销售额就超过2200亿元,带动就业人数超过180万,其背后是脱贫致富。“马云最公益,故马云最赚钱”。再说腾讯给与大众的福利,利用微信平台,2分钟就能免费开通微店。到2016年,微店注册用户已超3000万。只需一部智能手机,退休老人可以老有所为,残疾人在家动动手指头就能自食其力了。如今,成千上万知识青年成为返乡创客,借助互联网电商平台,让乡村与城市互通有无。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动能。

互联网借公益起航,乘风破浪,发展壮大,这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奇特景象。曾几何时,一位自称中本聪的神秘人创造了虚拟货币比特币,搞出了据称代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区块链。区块链本质上是一种分布式、去中心化、几乎不可更改的数据库记账技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杜绝造假,包括制假货、作假账乃至说假话(区块链记录下谁说了假话,就像“永不消逝的电波”一样在宇宙中抹之不去,与人类共存亡)。社会信用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商品”,未来,信用社会的构建将不是靠律法强制和人的“道德”“觉悟”提高,而是靠技术来实现。IT革命论日本第一人野口悠纪雄在《区块链革命:分布式自律型社会出现》中预言:区块链技术为实现扁平化社会提供了可能性,基于区块链技术的DAO(去管理者企业组织)将成为未来社会主角。

相比之互联网把公益融于商业的无心插柳,区块链则直接举起公益大旗或与公益组织结成联盟,披挂上阵,攻城略地。公益公信力不高是社会痛点,如何让公益资金的流向保持自律互律,公开透明,不做假账,在公众监督中一目了然,是区块链应用的最佳场域,也是成本最低的技术开发测试场。有鉴于此,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数字交易平台、资金结算平台、互助保险平台、众筹平台,区块链公司借助公益筹款、公益资源配制流动或个人求助募款来做区块链技术开发的模拟,同时作为构建公益信用体系的“卖点”。无论是腾讯99公益日、腾讯“公益寻人链”、蚂蚁金服“让听障儿童重获新声”项目、蚂蚁森林、阿里公益宝贝、百度滇西北支教老师经费补贴上链项目、京东-美丽中国区块链物资公益,还是众托帮、轻松筹、水滴筹的大病互助项目,都在做区块链与公益结合尝试。数千优秀公益项目通过腾讯99公益日筹募捐款,3.5亿蚂蚁森林参与者在内蒙库布其沙漠“种树”,都为区块链测试提供了上佳场景。当然,这是商业和公益的双赢之举,也是把公益植入公众日常生活的社会创新。

加入区块链联盟链的公益机构有中国红基会、中国妇基会、中国医药卫生基金会、中国华侨基金会、中华儿慈会、爱佑基金会、北京微爱公益、北京博能、北京企业家环保基金会、上海真爱梦想、贵州扶贫基金会等。还有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起的关爱链慈善项目,旨在为优质公益组织提供展示自己信用水平的平台,提升公益行业的信息透明程度,帮助所有健康的公益组织发展壮大。

2018年10月25日,由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主办的“世界投资论坛”在总部瑞士日内瓦举行。币安CEO赵长鹏在会上发布全球首个保证捐款100%透明化的慈善平台。在刚刚结束的马耳他区块链峰会中,币安区块链慈善基金会负责人海宇向3500多名与会者分享了区块链技术如何帮助全球范围内金字塔底部人群改善生活条件、推动全球慈善公益事业发展的愿景。

据链塔智库《2018区块链公益事业研究报告》的不完全统计:在全球区块链公益项目中,中国占比达到75%。大多数为传统公益项目或平台在区块链技术支持下提升运营效率,少数为区块链创业公司研发。

科技革命正给世界带来万年未有之大变局。当我们惊叹科技创新、商业创新的伟力时,还惊奇发现公益为这场创新变革提供的价值--没有公益铺路、探路、试水、圈粉,就没有互联网的神速发展;同样,公益也正在成为区块链技术发展的试验田。

微信图片_20190118151900.jpg

谁是互联网公益主体

互联网从借力公益到网罗天下,到今天直接光顾公益,一切悄然发生,顺理成章。利用互联网平台的流量、资源整合力、传播力加上金融支付手段,腾讯99公益日,阿里公益宝贝正在引领公益项目设计、效率提升和公众参与的价值导向;微博发动的“冰桶挑战”被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