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页

2019两会慈善好声音

时间:2019-03-07 来源:天水市慈善公益

慈善行业

沈南鹏:激励社会力量参与推动基础科研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

“2011年到2017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投入从411.8亿元增长到920亿元,增长了123.4%,但其中90%左右来自政府财政投入,社会力量投入占比甚微。”沈南鹏呼吁,应激励社会力量参与共同推动基础科学研究发展。

沈南鹏说,“社会捐赠中用于基础科研的比例偏低,2017年我国社会捐赠总额中用于基础科研的资金比例还不足1%。”他建议,提高个人和企业捐赠于基础科研领域的税收优惠程度,引导更多捐赠资金进入基础科研领域,尤其是可对国家重点扶持的科研领域给予更大的优惠力度。要调整个人捐赠的免税制度,以此提升个人捐赠意愿。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对个人慈善捐赠的税收优惠额度给予限定,当年个人捐赠超过应纳所得额30%的部分不享受税收优惠,且无法结转到下一年度享受优惠,从而导致捐赠人降低捐赠额度或施捐境外。可参考国外做法,准予个人捐赠超额部分结转到未来若干年。

刘伟:推动人工智能和慈善民生的“跨界合作”

(全国政协委员、佳都集团董事长)

“若人工智能技术能进一步深入慈善民生领域,以科技力量对社会问题进行改善,新技术将更有变革性,对公益事业和具体的被救助者都意义深远。”刘伟认为,人工智能和慈善民生的“跨界合作”能够激发更多有益于社会的创新,带来更好的社会治理模式。但前提是,政府在引导民间资本主导人工智能项目快速发展的同时,应积极履行监管和调控职能,推动其以慈善民生需求为导向。

刘伟建议,政府落实支持政策、加强工作指导、做好慈善需求对接、完善扶持和激励措施。引导科技创新型积极开展技术捐赠和平台支持,将大数据、区块链、云技术等先进技术与慈善相结合。扶持参与慈善公益事业的AI技术企业。“让科技聚焦于慈善,不仅可以助推慈善事业的发展,也将促进科技发展。”

此外,刘伟还建议,搭建一个民政部牵头的AI技术平台,提供开放AI技术给各个慈善组织使用。他指出,传统的慈善组织,在慈善公益事业上往往采取传统的方式,并且不存在科技创新与自主研发技术的职能。因此,政府可以打造整体人工智能开放生态,让民间慈善组织更好、更快速地使用、应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去进行慈善公益事业。

丁元竹:推动社区治理 培育社区工作者是关键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中慈联会员)

基层治理是社会治理的核心和重点,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社区共同体的打造最终依靠的是居民积极参与,在此基础上就会形成社区精神和社区的核心价值。这些年活跃在社区的公益部门、企业很多,提出了很多解决社区社会活动的办法和方案,诸如“社会企业”“公益孵化器”“社会企业家”,这些探索都非常有必要,也是新形势下,我国社区发展的必然趋势。在这些活动中,培育熟悉社区生活的社区工作者是关键之一。